字号:

美国经济“衰落”的历史比较

国研所 时间: 2011-08-03 作者: 陈德照 责编: 李静

美国经历过的经济的三次大的发展和三次大的衰落可以说是人人皆知。第一次这样的现象出现在20世纪30年代,1929—1934年资本主义世界陷入一次空前的经济危机中,人们称它为“30年代的大萧条”。 美国经济第二次“衰落”发生在20世纪70、80年代,60年代末、70年代初,美国的国际经济地位明显下降了。美国经济的第三次“衰落”发生在最近这次国际金融危机中。人们都不确定美国经济是否可以重症雄风,但是一件事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已经不在是在整个世界经济的顶端了,随着21世纪世界经济的多元化,更多新的科技还会陆续登陆,至于美国可不可以在此登上一个新的发展台阶还是一个未知数。

。美国是这次大萧条的始作俑者。1929年10月21日纽约证券市场猛跌,拉开了经济大危机的序幕。此后,股票价格连连暴跌,平均每股由365美元跌到81美元,重工业企业股票价格下跌得特别厉害。1929—1932年间,由于跌价引起的证券贬值达840亿美元,超过了1928年的国民收入总额。1929—1933年,美国破产的银行达10500家,占全国银行总数49%。危机始于金融业,但对美国经济的打击却是全面的、惨重的。从1929年5月(危机前最高点)到1932年7月(危机最低点),美国工业生产下降55.6%,即退回到1905—1906年的水平,倒退了25年。其中生产资料的生产下跌尤为严重。危机前最高月份和危机期间最低月份比较,采煤工业生产下降65.6%,生铁下降86.7%,炼钢下降84.7%,汽车下降92.1%,机床制造下降96.3%。在危机最严重时, 钢铁工业仅开工15%,汽车工业仅开工11%。[1]在危机延续的5年中,美国有13万家以上的企业倒闭。除此之外,工业危机和农业危机交织在一起,彼此激荡,使危机变得更加严重。《纽约时报》1932年12月4日报道说:由于谷物价格急剧下降,家庭和机关中使用谷物作燃料比用煤更加合算,纽约州的各个学校已经用谷物作燃料了。危机期间,美国出口和进口总额均减少了70%左右。资本输出几乎完全停止。1930年,美国在国外的投资新发行额超过10亿美元,1932年减为2600万美元,1933年只有10万美元了。危机使美国的经济规模和实力明显缩减和下降。美国经济的这次“衰落”是绝对意义上的“衰落”。

美国经济的第二次“衰落”发生在20世纪70、80年代。60年代末、70年代初,美国的国际经济地位明显下降了。在出口贸易方面,1970年,欧共体六国占27.6%,超过美国(13.7%)一倍还多。日本占6.2%。1971年,美国对外贸易出现逆差,但数额并不大(22亿美元)。1972年逆差就增加到68亿美元。从此以后,除个别年份,美国贸易年年都有逆差。这和70年代以前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日本则相反。日本的对外贸易不但增长速度快,1965年还出现了战后第一次的3亿美元顺差。以后顺差额逐年增加,1972年达到51.7亿美元,同美国当年的逆差额(68亿美元)差不多大。在世界黄金储备方面,1970年美国占29.9%,比欧共体六国(36.9%)少多了。[2]美元仍然是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和结算货币,但地位已经明显削弱,西德马克和日元地位明显上升。战后初期的“美元荒”逐渐变成了美元过剩。这终于导致了70年代初的美元危机。1971年,美国停止美元兑换黄金,各国相继实行浮动汇率制,以黄金为中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了。这是美国“衰落”的一个重要标志。

与美国“衰落”相对照的是日本和联邦德国(当时简称西德)的崛起。日本的崛起最令人注目的是它的国际贸易和金融地位的变化,这种变化的背后是日本制造业竞争力的迅速提高。日本贸易地位的变化所以令人注目既由于它拥有庞大的贸易额,更由于它掌握了世界贸易史上罕见的巨额贸易顺差。日本占世界出口的比重虽然从1980年的6.5%上升到1989年的8.9%,但直到那时为止,日本并没有成为世界最大的出口国。西德的出口额明显地大于日本。那时,成为世界第一出口大国的是美国和西德,而不是日本,但世人关注多和讨论多的却不是西德的经济扩张,而是日本的扩张问题。那时连美国著名的《时代》周刊封面照片上的自由女神像也改穿上了日本的和服。原因主要是两个:一个是日本的贸易太不平衡。日本拥有的贸易顺差太大。1987年,美国贸易逆差达到超纪录的1703亿美元,在国内引起轰动,其中一半左右就是对日本的逆差。80年代后期,西欧的贸易总的是有结余的,1988年的顺差总额达169亿美元,但对日本仍有逆差,逆差额达313亿美元,为西欧顺差总额的1.8倍。另一个原因是日本在金融领域的扩张。日本把它在贸易领域取得的巨额顺差不是用于国内的需求,而是用于金融和投资领域的对外扩张。1988年,日本对美国的直接投资总额达534亿美元,当年增幅高达51.8%。根据《美国银行家日报》的材料,20世纪80年代末,世界最大的10家银行都是日本的;在世界最大的25家银行中,日本占17家,却没有一家美国银行。日本还利用从贸易结余上得到的资金兼并美国企业,使国际资本和金融格局发生重要变化。《被卖掉的美国》一书一时成了风靡全世界的畅销书。这本书详细地描述了日本和西德的崛起以及日本和西欧的资本是如何兼并美国公司的。此书在美国造成了轰动效应。1988年2月22日出版的美国权威金融杂志《福布斯》说:“虽然夏威夷上空仍然飘扬着美国国旗,但它已走上了成为日本经济殖民地的道路。” 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日本大量对美投资在美国引起的惊恐。夏威夷街上,日本人开的超市和旅馆一家挨着一家。日本姑娘穿着和服站在人行道上向行人赠送日本的小点心,请人品尝,成了夏威夷的街头一景。

20世纪70、80年代,美国的“衰落”全世界皆知,这使得美国国民的自信心急剧下降。 在很多种意义上美国的经济增长是与其他国家竞争的一股漏洞,这也是主要由于日本和西德发展得比美国快得多。 但是跟30年代经济大萧条相比情况是截然不同的, 因为美国在70年代的衰落只可以被看成是经济上的衰落。 美国国内外都有过讨论说那次的衰落到底可不可以代表美国社会的全面衰落,可以比较确定的是那次的衰落并不是完全的衰落。 因为在军事上,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美国通过在世界上强大的军事力量,进一步扩大了对前苏联的竞争,由于美国鼎盛的军事优势,美国最终挤跨了前苏联。

美国经济的第三次“衰落”发生在最近这次国际金融危机中。此次“百年罕见”的国际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衰退都发端于全球金融中心和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美国又是这次危机的始作俑者。2007年下半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它不断升级,终于在2008年9月演变成为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国际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衰退。

2008年9月中旬至10月下旬,美国第三大投行雷曼兄弟公司宣布破产,美国金融机构出现系统性倒闭的风险。美国两家最大的投资银行——高盛和摩根斯坦利被迫转型成为银行控股公司,至此,全美五大投资银行全军覆没。全美最大的储蓄及贷款银行,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华盛顿互惠公司(Washington Mutual Inc.),被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接管,成为美国有史以来倒闭的最大规模的银行。美洲银行、花旗集团、摩根大通银行等大型商业银行也出现严重亏损,股票市值大幅缩水,形势岌岌可危。截至当年10底,花旗集团股票市值比2006年年底“缩水”近90%。2008年有25家银行倒闭,2009年头10个月,又倒闭了115家。400多家银行被美国存款保险公司(FDIC)列入“问题银行”的行列,两者相加占全美银行总数(8240多家)的6.5%。危机还迅速地从金融领域向实体经济扩散,投资需求大幅下降。美国2008年第三季度,按季度调整的实际投资增长率为-5.3%,同年第四季度为-22%,2009年第一季度为-34.0%。[3]有的学者对这次美国经济衰退的主要指标同30年代大萧条以及二次大战后美国历次经济衰退时的相应指标,做了认真对比,认为这次衰退虽然远未达到30年代大萧条的地步,但其“深度创二战后新纪录”,成为战后美国最严重的一次经济衰退。“全球经济衰退也是二战后最严重的”。[4]

二次大战后,美国在世界上建立起了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金融体系,成为地道的“金融帝国”。如果要说霸权主义,美国在经济领域的霸权主义当以在金融领域的表现最为实出。但这次金融危机首先打击的便是美国的金融实力。美林证券和雷曼兄弟是世界上两家著名的投资银行。2008年9月,这两大银行相继被收购和申请破产无异于给金融界投下了一颗重镑炸弹,引发了强烈的金融地震。它打破了美国金融帝国“不可破灭”的神话。历史上,任何一次强烈的金融地震都会引起世界金融格局的变化,这一次也不例外。陷于破产的雷曼兄弟让英国著名的金融集团巴克莱找到了一个极好的向北美扩张业务的机会。2008年9月17日下午,巴克莱的董事会就宣布,巴克莱已同意出资20亿美元收购雷曼兄弟北美投资银行和资本市场业务及其配套设施。此外,巴克莱还同意以接近现市值的出价,收购雷曼兄弟的纽约总部大厦,及位于新泽西、估计价值15亿美元的两个数据中心。这些物业的合并作价超过17.5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危机对美国金融业的冲击,不只是金融的硬实力,而且是金融的软实力,从而也对美国整个软国力造成严重冲击。危机深刻地动摇了美国和美元在世界经济和金融体系中的超强地位,动摇了人们对美国金融机构和美元的信心,而这种信心是美国在战后几十年中建立起来的。自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在20世纪70年代初崩溃后,美国金融帝国的形象和地位从未受到过像今天这样的冲击。包括花旗银行在内的美国银行界巨头在世人眼中的形象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虚弱。即使在上世纪70年代初美元开始停止兑换黄金的那些日子里,花旗银行也没有像在这次危机中那样岌岌可危。一向被称为“金元帝国”的美国,这个号称除了美国的航空母舰外世界最为强大的“金元帝国” 的金元梦正在破灭。不管这个金元梦醒来后情况会怎样,但就是这样一次破灭也足以令世人对美元“冷眼”相看了。[5]

历来严重的国际金融危机都会对整个世界格局产生重要影响,这次也不例外。受危机的影响,美国占世界GDP的比重进一步下降。据IMF估算,它从2007年的25.4%下降到2008年的23.1%。发展中国家的相应比重则从2007年的28.2%上升到2008年的31.2%,预计2013年将进一步上升到37.7%。其中“金砖四国”的比重则从2007年的11.92%上升到2008年的14.3 %。[6]

1989年冷战结束时,在世界GDP总量中,七国集团(美、日、德、英、法、意、加)占62%左右,中、俄、印(度)、巴(西)、墨西哥和南非等六国的比重还不到8%。2007年,七国集团的比重下降到55.8%,2008年则进一步下降到52.7%,而6个新兴大国的比重却从2007年的15.2%上升到了2008年的16.7%。变化如此之快,实在出乎世人的预料。此后不久,包括七国集团在内的八国集团正式被G20代替。不管G20今后会怎么发展,它在国际历史舞台上的出现,标志着国际格局正在发生重要变化,多极化和多元化趋势在进一步发展, 美国单边主义进一步受挫。

如果说,上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的第一次“衰落”主要是内生性的,危机发生后,各国采取“以邻为壑”的政策无疑使危机策源地的情况变得更加产重,那么,20世纪70、80年代美国的“衰落”则主要是外生性的,对于欧洲和日本的崛起来说,美国是相对衰落了。美国最近这次“衰落”,则既是内生性的,又是外生性的,是二者的有机结合。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还是70、80年代美国国际经济地位的下降,都没有发展成为美国的长期衰落。原因是多方面的。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相对稳定的体制因素、富有活力的创新精神以及强大的科技力量等,都是在美国社会经济发展进程中长期起作用的因素。而在重重忧患意识压力下采取的变革和革新措施则是美国经济摆脱衰落困境的最重要和最直接的原因。具体地说,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原本是有可能使美国陷入长期衰落的泥坑中去的。特别是当危机正在进一步发展的时候,当时的美国总统胡佛在电台上发表了一个讲话,说公民们不用为危机感到惊恐,因为市场这只“无形的手”会自行发挥调节作用,从而使美国经济恢复繁荣。实际情况却正好相反。胡佛讲话发表后,经济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恶化了。那些日子是30年代经济大萧条中美国面临的最黑暗的日子。无论是公众、官员还是企业主, 对胡佛的演讲和这只“无形的手” 产生了极大的怀疑。正好这时美国进行大选。罗斯福在1933年1月接任总统。罗斯福上任后,很快要求美国国会授予他“紧急全权” 以推行后来所说的“新政”,对付还在迅速蔓延的经济萧条。第一批新政法令多达70多条,首先涉及的是金融领域,总的精神是加强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1933年3月5日罗斯福发出命令,要全国银行“休假”,也就是停业四天,以制止由于存款人到银行挤兑存款而引起银行进一步倒闭的风潮。四天一过,政府又通过“紧急银行法”,再次延长银行缓期兑付存款的时限,对较小的、信誉差的银行则拒绝批准复业。准予重新开业的银行要领取营业执照。1933年6月16日,罗斯福又批准了新的银行条例,将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分开。也就是只允许商业银行从事存放款业务,但不准进行投资活动;投资银行只能从事股票和各种有价证券的交易,但不准搞存放款。新的银行条例使银行进一步专业化,经营活动更加单一,目的是为了防止银行利用存款人的钱进行证券投资等投机活动,以保证银行和整个金融领域的稳定。与此同时,美国政府还为银行陆续提供了大约30亿美元的贷款,以加强银行的经营能力。公民在银行等机构的存款,凡不超过一定金额的,全部由国家担保。

1934年1月,美国实行货币改革。主要是停止金币流通,将流通中的金币全部收回。从此之后,美国就一直实行纸币流通制度,也不允许私人储藏黄金,强制全国私人银行和个人把手中的黄金全部交给联邦储备银行,由国家集中掌管。银行券不能再兑换黄金,并禁止黄金出口。与此同时,宣布美元贬值。原来20.6美元可以买一盎司黄金,贬值后要35美元才可以买一盎司黄金。这也是二次大战后长期实行的美元官价,直到20世纪70年代美元再度贬值。

除了金融领蜮外,罗斯福政府还对工业实行重要干预,缓和了阶级矛盾,使工人能维持最起码的生活。

罗斯福的新政是美国历史上一次非常重要的变革。它涉及到美国社会经济的许多方面,为振兴美国经济创造了重要条件。

美国建国后第二次大的经济改革是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信息革命为核心的变革。这次变革是对70、80年代美国经济相对衰落进行认真总结和反思的结果。70年代末里根政府上台后决定,着力建设“信息高速公路”,开发以信息技术和产业为核心的高新技术产业,以高新技术产业来带动美国经济的复兴。克林顿继承和发展了里根政府的这一战略决策。1993年2月,克林顿向国会提出《经济振兴计划》的国情咨文,认为:“新技术的开发及其商业化方面的领先地位对于……确保美国经济繁荣具有关键性的意义。”与此同时,又公布了《为促进美国经济增长的技术:提高经济竞争力的新方针》和《关于美国变革的设想》两份文件,动员企业和公众为此作出贡献。变革的成效很快显现出来。美国《商业日报》1995年6月说:10年前,美国公司和工业不断失去全球市场的份额,外国产品纷纷进入美国市场;现在,美国一个接一个的行业,一个接一个的公司正在不断扩大它们各自在全球市场中的份额,这种转折源自于80年代末美国的一项非常重要的战略决策。可以说,20世纪90年代美国经济的振兴是80年代末发展战略变革的产物。

从美国二百多年的发展历史看,大的发展都是大的变革的产物。其中20世纪30年代变革是20世纪30年代资本主义大危机的产物,80年代的大变革是对70年代和80年代美国经济衰落反思的结果。二次变革的情况各不相同,但又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都是根据当时经济社会发展中存在的主要矛盾和问题,适时调整经济发展的体制、战略和政策,以提高国家的总体竞争能力的结果。美国作家迈克尔•卡曼在《自相矛盾的人民》(1972年)一书中写道:“美国很可能是第一个这样一种大规模社会,它首次把革新和变化作为一种永恒的转变纳入其文化之中,结果使一种‘创造性破坏’不断地改变美国的生活面貌。”[7]

发展中国家群体崛起是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20年左右的时间里,世界经济中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它比任何单个国家的兴亡发达,任何单个事件,包括这次金融危机对世界的影响,都要大得多。对于这种现象,我们在前几年提出过一个看法:在20世纪讲发展,总体看,主要是发达国家的发展,21世纪则既是发达国家,更是发展中国家的发展,21世纪是发展中国家发展的世纪。但在金融危机发生前,我们还不知道,发展中国家的这种群体崛起是否经得住像这次金融危机那样沉重的打击。从理论上我们相信,发展中国家的振兴与发展是可持续的,但在实践中,我们还不知道,发展中国家能不能经得住这样的冲击。或者说,在经过这样的严重冲击后,发展中国家是否还有能力作进一步的发展。现在,经过2010年这一年的发展变化,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发展中国家不但经受住了金融危机的冲击,并且在这之后,能比发达国家发展得更快和更好。现在,不是中国一个国家,不是东亚一个地区,也不仅是金砖四国,而是拉美、中亚、中东、非洲等几乎所有发展中地区在经济上都有不坏的表现。这种势头,今后几年大致还会保持下去。根据IMF按市场汇率计算的资料,从2009年到2020年,发达国家占世界GDP的比重将从66.4%下降到50.0%,新兴市场的相应比重从33.6%上升到50.0%。目前,世界最关注中国的发展变化。多少年后,除中国外,世人或许将同样关注其他新兴经济的崛起变化。当然,GDP份额的变化只是从经济规模的角度说明了问题的一个方面,但从长远发展趋势看,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无论是经济规模还是经济内涵的差距,都将呈现缩小的趋势。这是美国经济霸权衰落难以逆转的根本原因。(载于《国际问题研究》2011年第4期)

 

[1]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经政所综合统计研究室编:《苏联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历史统计集(1800—1982年)》,人民出版社,1989年10月第1版,第190—210页。

[2]《世界经济统计简编》,三联书店,1974年、1978年、1982年、1987年版。

[3] 世界银行:《全球发展融资》2009年6月,中文版,第一章,第11页。

[4] 甄炳禧:《金融危机与美国经济前景》,张德广主编《大危机 大变革——中国学者看金融风暴下的世界经济》第九章,世界知识出版社,2010年1月,第1版。

[5] 陈德照:《美国金融人危机的深层原因及国际影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网站,2009年2月17日。

[6] 根据IMF《世界经济展望》2010年4月数据库资料计算。

[7] 转引自[美] 卢瑟•S.利德基主编:《美国特性探索》,中译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7月,第1版,第27页。